全国免费服务热线

悉尼国际最新备用网址

高校知名中介被曝坑骗20多名中国留学生!租房被带去宾馆、信用卡

来源:原创 编辑:admin 时间:2019-05-03 22:02
分享到:

  原标题:高校知名中介被曝坑骗20多名中国留学生!租房被带去宾馆、信用卡被盗刷、收到假转账截图!中介老板:我愿付钱做广告!

  学生们普遍反映,该家中介“到入住时间不给房”“盗刷信用卡”“发假的转账记录截图”“迟迟不退押金”

  在今日记者采访Student Concierge老板Ashleigh时,她表示:他们在中国有办公室,主要的客户都是中国人,愿意给今日悉尼钱登广告

  学生们常被安排的酒店员工表示,Ashleigh经常会使用信用卡信息在网络上预订房间,他们没有见到过付款的信用卡。

  近日,10多名UNSW同学找到今日记者表示“我们都被Student Concierge中介坑过,现在还欠我们钱呢!”

  随后,今日记者被拉入“维权群”群里有超过40位成员,大多为UNSW的学生,“我们很多人都曾被这间中介坑骗过!直到现在还有很多钱没有退还!大家找中介租房一定要小心啊!”

  然而,当今日记者来到位于Anzac Parade的Student Concierge中介时,不仅被直呼“Liar(骗子)”,还被“警告”:“我们可以给钱做广告,就像我们在Domain上一样,但如果你们要报道我们,就别怪我们起诉你!”

  微信上有一个群,群名叫“Ashleigh维权群”里面的群成员有40多人,大多为UNSW的学生,除去记者或已经协商解决好的人之外,剩下的约20人都表示“我们都被一个名叫Ashleigh的女人骗过,她所创建的Student Concierge中介还欠我们钱!”

  本来说只住一两天,后又表示要长时间入住,部分学生的宾馆费用,是该中介老板疑似盗刷学生信用卡支付

  学生们选择退租,中介承诺退款。中介老板发送假的转账记录,但实则学生没有收到一分钱

  为方便表述,以下均以当事人为第一人称叙述。内容均为爆料人。对今日记者的口述内容。

  Ashleigh本说她来负担宾馆的房费,可最后她却用小凯的信用卡信息付款

  小凯最后拒绝再住宾馆等待房间,要求Ashleigh退钱,Ashleigh同意

  我去年9月份要来悉尼读语言,由于马上就读的大学是UNSW,因而就在网络上找寻附近的房子。

  通过邮件,Ashleigh给了我两张表,一张是需要我填写个人信息,另一张则是我详细的银行卡信息,只要填写好,她就可以帮我申请房子,甚至入住的日期也是根据我的时间来选择。

  我当时并没有多想,因为国内的中介告诉我,这边是可以直接将信用卡后面的V告诉中介的,因而我就填好了表格,选定了10月6日入住,Ashleigh当时表示,没问题。我便交付了一个月的房租和两个周的镑金总共3230.36澳元。

  然而,当我下飞机后,Ashleigh发短信告诉我,我的房子正在清洁,第二天才能入住。

  随后,中介派来接我的司机把我送到了Randwick Central Suits宾馆。原本我以为我只需要住一天晚,但当我第二天再询问Ashleigh何时才能到自己租的房子住时,她又表示和之前的租客出了问题,我没法搬进去,但承诺我10月15日可以入住。

  当时,Ashleigh表示她会支付所有的住宿费,然而后来我才发现,她是拿了我的信用卡刷了1236澳元的宾馆住宿费!随后,我立即注销了我的信用卡。

  10月15日,Ashleigh派司机来接我,然而在车上,Ashleigh又告诉我,房子还是没有准备好,我还是没法住进去,随后,司机把我送到了另一间宾馆--Zetland Meriton Service,宾馆的钱Ashleigh表示让我先代付,之后会退还给我。我就天真的支付了....

  然而,同样的情况再度发生,在Meriton Service住了一个周后,Ashleigh又以同样的理由让我回到Randwick Central Suits住宿,但这一次,我拒绝了,我告诉Ashleigh我不住那个房子了,并要求退款。Ashleigh表示押金的房租可以退还。

  随后,Ashleigh发给我一张退款申请,我感觉还挺正规,我就写好发给了她。

  结果,直到现在,Ashleigh一分钱都没有退给我。这期间,我有催她过4、5次,她每一次都答应的很好,说会退款,但是就是不给我钱。我也找过律师,拿着律师给我写的材料找她,她也表示马上退,但是我没有收到过任何钱....我实在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.....

  我当时刚刚来悉尼,谁也不认识,人生地不熟,又赶上马上要开课了,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住在我宾馆隔壁房间的一个女留学生,也是Ashleigh安排住进来的,好像住了一个多月了,最后终于搬进了自己申请的房子....

  好巧不巧,另一名学生小同看中的是与小凯同样地址的房子,而租住的日期也十分接近,但中介似乎并没有意识到两人时间的重合,对于入住时间答应的都十分爽快。

  住宾馆10天后,Ashleigh又把小同和妈妈带到一间超级破且有很多虫的一室公寓,让他们暂住。

  小同最终选择退租,Ashleigh表示会退其所有交的款额,以及宾馆住宿费

  我已经来一年了,在UNSW读研究生。由于2016年9月中旬,我妈妈要来悉尼玩,因而在16年7月时,我便开始在网上找房子。

  7月31日Ashleigh带我看了房,感觉还不错。随后第二天,也就是8月1日我支付了375澳元预定费,900澳元的定金以及1955.36的押金,共计3230.36澳元。

  妈妈来的前一天,也就是9月15日一早,我问Ashleigh是否可以给我钥匙,方便第二天入住。一开始她告诉我下午3:30就可以给我,到了3点半她又说晚上6点才可以给我,结果到了6点,她才告诉我她没法给我钥匙,我们申请的公寓需要到9月25日才可以入住....

  Ashleigh告诉我,她为我们准备了另一间studio,原本我以为是她其他的房源,可没想到司机带我们到了宾馆!而且,更令人气愤的是,宾馆的钱还需要我们自己来承担。我一开始拒绝,但Ashleigh便直接“威胁”我说:“我给你退钱,你再去找房子吧!”我一懵,现在房子很难找,我很担心和妈妈没有地方住,因而我只能妥协,去住宾馆,等到9月25日再说。

  9月19日,我和妈妈一起来到Ashleigh所在的办公室,可能是她害怕影响生意,因而答应我们退还除去一周房租外的多支付的宾馆费用,共计575澳元。

  然而,到了9月26日,我们已经更换了3家宾馆。Ashleigh又表示,之前看的房子还是无法入住,她将我和妈妈带到了一间我从未看过的房间,很破旧,虫子、蟑螂都很多...Ashleigh给了我两个选择,一是在这个房间住,直到我们申请的房子空出来,另一个是我们可以免费在这个房子里住一个周,找找别的房子,然后她会将之前交的所有钱退回。

  我和妈妈实在忍受不了那个满是虫子的房子,因而我们选择离开。10月1日,我和妈妈搬出来。10月2日,Ashleigh给我发了一张银行转账退款的截图,我便把钥匙退还给了她。然而,没想到的是,我迟迟没有收到退款。随后,我便去银行询问,银行人员告诉我,这张截图是假的,也就是说Ashleigh根本就没有给我打过钱。

  妈妈和我对于Ashleigh的行为很气愤,我们一直打电话询问Ashleigh,并且前往Student Concierge中介找她要求退款,可能她也被我们找烦了,她就分5次,每次500澳元,第六次打了355.36澳元,总共给我退款2855.36澳元。但实际上,中介欠我3805.36澳元,剩下的950澳元不管我们怎么找她,她都不再理我了,我也很无奈....

  像小凯、小同这样有类似经历的学生有很多,甚至有些学生都在仲裁庭胜诉了,可是该中介仍然不予理睬。

  小文退租,Ashleigh说她愿意退还所有钱并且给小文两个周房租作为补偿,

  在小文的催促下,Ashleigh退还了2000澳元,但还有1742澳元以及两个周房租的补偿费没有退还。

  去年的10月5日,我刚到悉尼,之前在国内上的Domain看到的175 Avocal st这个一室一厅的房间。从Ashleigh那里申请的,共交付了3742澳元。

  与其他人一样,到了约定日期,Ashleigh说房子要除虫,不能入住,要两天后才能住进去。她愿意承担我们两天的宾馆费用。

  然而,两天后,我们退房出来,结果我们到了约定时间准备前往租的房子时,Ashleigh又说房子还是住不了,要半个月之后才能入住。

  那个时候,她给了我两个选择,一是住宾馆半个月,然后住进去,宾馆的费用他们会承担;二是我们退租,他们会退款,还会补给我们两个周的房费作为补偿金。我们选择了第二种,退租。

  很快,Ashleigh说给我转了我的补偿金,好方便我再找房,并发给我了转账截图。

  然而,我并没有收到钱,Ashleigh跟我说让我等两天,我当时刚到悉尼不知道应该是即时到账。

  几天后我还是没有收到钱,我就去银行询问,工作人员说后台根本没有这一笔转账。

  那个时候,我意识到,这个中介可能就是个坑,我便开始经常催Ashleigh退钱。但Ashleigh总是会有各种借口,像她在中国开会,她在飞机上,她要去谈和中国的业务什么的,一拖再拖。

  我差不多催了两个月,她可能也有点烦了,从16年12月开始到17年1月退还给我四次钱,每次500澳元,一共2000澳元,所以她还欠了我1400多我预交的都没有退还给我。

  意识到受骗了,我前往UNSW的法律咨询寻求帮助,随后律师以我们的名义向Student Concierge中介以及Ashleigh发了一份通告,但是中介并没有任何回复,不予理睬。

  随后,律师便决定,帮我们到Tribunal进行仲裁。到了上庭当天,Student Concierge中介方并未出庭,在这种情况下,最后还是宣判Student Concierge中介归还欠款。

  但是直到现在,我还是没有再收到钱。Tribunal还出面与中介沟通,但是中介就是不理。

  除此以外,中国留学生小叶(化名)也表示,之前他的女朋友也租了Student Concierge中介的房子,在她退房后,迟迟没有退押金,他与朋友多次到Ashleigh办公室要退款,最终,在2个月后,Ashleigh退还了部分押金,但扣除了500多澳元的清洁费,可是小叶表示,他女朋友退租时找了专业清洁公司打扫过,并且开具了相关证明,可Ashleigh置之不理。

  据很多同学反应,Student Concierge之所以能“骗到人”,是因为其在网络上显示的房源充足,而且价格也相对较低,对入住时间的选择也相对宽松,因而很多刚从中国来澳的留学生都会选择提前交钱预定,以方便可以有住宿,“结果没想到却掉进了骗局。”

  然而,在记者说明来意后,该妇女高声向记者喊道:“你们是Liar(骗子)!”随后,该女子更是连口否认,Sydney Residential和Student Concierge有关系,并称“不认识Ashleigh...”

  随后,记者与Ashleigh取得联系,Ashleigh表示,“我不会对这件事做出任评论,我想要解释的是租一个房子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,你必须要签合同,如果你不满意,可以投诉相关部门。”

  Ashleigh告诉记者,“我经营生意很多年了,“与很多大的中介公司有生意上的往来,我在中国也有办公室,主要的客户基础也是中国人,员工也大多是中国人。所以我更希望我可以在今日悉尼上做广告,就像我在Domain上做广告,给他们钱。”

  最后,Ashleigh更是郑重的表示,“我们这是一个中介,不是那种不合法租房子的个人。我希望我们能很好地合作。但你们要写文章的话,就是不合法的,我将起诉你们。”

  根据爆料学生所说的酒店名字,今日记者来到学生们最经常被送往的其中几家宾馆。

  当记者向前台询问是否知道Student Concierge中介以及Ashleigh本人时,前台的工作人员立即表示,“我知道这个女人,她是个坏女人(Bad woman)”

  接着,前台工作人员拿出单据展示给记者,“Ashleigh会经常派一名中国司机送来学生,几乎都是中国留学生,这群学生原本以为自己只住1、2天,可通常他们会住4、5天,甚至一个周。”

  工作人员表示,“这些学生以为Ashleigh会付钱给我们,可Ashleigh会刷他们的卡支付,学生们看到后,会从银行要回这些不是他们刷的钱,反而最后我们宾馆亏了很多钱。”

  “她很会说话,但经常是谎话,所以你们一定要小心,也告诉中国学生,要小心她。”

  另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也表示,Ashleigh的公司经常会在他们宾馆定房间,通常是4-5天。“她通常会直接用信息卡信息在网站上预定房间,我们没有见过付款的信用卡。”

  而后,今日悉尼记者来到位于新南威尔士大学内的Kingsford legal Central,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不仅一个学生作为受害者来这里询问过。”

  而Redfern legal Central的相关负责律师更是表示,目前已知的就有超过20位受害者!“我们也正在调查Student Concierge这间中介,他们在中国也有公司,而其背后的老板很有可能是中国人。”

  而另据外媒报道,Student Concierge中介还有一个合伙人,名叫Han Lam,是一名华裔!

  并且,据爆料人小朱(化名)提供的微信显示,Student Concierge的中文名叫“康仕优杰”

  另据爆料人表示,Ashleigh甚至在腾讯教育板块也投放过广告,Ashleigh本人也经常称“在中国开会”,或是要进军中国市场。

  很多同学告诉今日记者,他们均收到了来自Student Concierge中介的清算破产邮件,可该中介仍然在出租房屋。据了解,Ashleigh准备重新成立一个公司,并且还要在上海成立公司。

  所以,今日哥提醒每一个找寻房子的小伙伴,一定要睁大眼睛,仔细阅读相应合同,询问好到了入住期却不能入住的相关赔偿情况。

  另外,在租房时,不要将自己详细的银行卡信息告诉他人,以免出现信用卡盗刷的情况。

  如果你也曾在Student Concierge租过房子,如果你也是受害者,欢迎加入维权群,共同维权。如果群内成员超过100人,你也可以添加今日悉尼互助(微信号:today),让他拉你入群。

在线客服
售前咨询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后服务
  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